Saturday, April 01, 2006

31/3/2006

當我實在分不清你是否想和我分手
而你這晚的冷淡
使我再次難過
深夜時分 我獨自坐在沙發上
你剛剛用完電腦
你看到我獨自一個
說了一聲便關了燈進房睡了
我的心已知你想離開我


1/4/2006

這天是愚人節, 也是我最傷心的日子
drew drew 對我很重要
但他連日來的忽然冷淡
跟晚上對著家人時的正常表現
使我摸不著頭腦
更是精神的折磨
你早上跟我往吃早餐去
但你往日跟我手牽手的日子不復再了
吃飯時你又是多麼的冷淡
我忍不住又哭了
我問你有否不快樂
你說沒有
我問你工作是否很大壓力
你說不是
我問你想我怎樣做能
你又不說話, 然後只叫我喝掉那奶茶
回家的路上
我已盡量的扮作正常
我主動的拖著你手
但你的手就是無力地作反應
我的心又難過起來
回到家了我便想再一次問你
看著你的眼光
跟負氣地說著: 你喜歡便留下

我不能了, 真的受傷了
我說你不再愛我了
我說你厭棄了我
我說你不再需要我
我說你是否想趕我回家去
你語帶強硬的說叫我不要再煩你

我一邊哭著一邊往執拾
你沒有再看過我一眼
你的妹妹們也起床了
他們也哭了
擁著我
這時我已失控了

我打過電話著媽媽打掃一下房間讓我回來
再給姐姐電話
等著他來接我回家
andrew的媽媽上街回來
走進了房本想拿蛋糕給我食

是時候走了
姐姐來了
我向伯母道謝
她也哭了
我著他要保重
不要偷糖吃, 不要食芒果蛋糕啊
身體緊要啊

走了

0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

<< Home